您查询的关键词是:王牌密码 

如果想更新或删除快照,请点击快照删除了解更多。360搜索与该网页作者无关,不对其内容负责。

西方推理叙事的越界与反超--读《王牌密码》-四川政协网

西方推理叙事的越界与反超

--读《王牌密码

【http://www.sczx.gov.cn】 【2021-01-05】 【四川政协报】


书名:《王牌密码

作者:萧子屈

出版时间:202011

中国类型小说体系里,是缺乏推理小说的。好的推理小说,更是凤毛麟角。成都作家萧子屈最新长篇悬疑小说《王牌密码》,将他的叙事主场放在成都,但故事的开放性却是国际的。

开篇发生谋杀案,生物医学教授欧阳克因为掌握着“九歌王者”的机密文件,而被“幽灵”袭击。机密文件事关重大、去向不明,欧阳克教授生死未卜,而“幽灵”的动机显然在于获取这份机密文件,正义的力量必须保护机密文件不落入坏人手里。公司技术总监孙哲和刚刚转正的员工马超、欧阳克教授的女儿欧阳芙蓉、欧阳克教授的弟子杨少波相继出场,和神秘组织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智力之战。

按照西方推理小说的叙事逻辑,开篇发生谋杀案,这几乎成了推理小说的标配。英国推理小说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里,常见这样的开篇谋杀案,并且“她一定负责破解迷局,找出凶手,绝不会让悬念空置”(王安忆《中西小说之不同)。从《王牌密码》的开篇以及破解迷局的叙事推演来看,萧子屈承继了西方推理小说的一些很好的传统,安排智力非凡的男主角马超和颜值惊人的成都姑娘欧阳芙蓉搭档,一一转战成都武侯祠、杜甫草堂、宽窄巷子、锦里、都江堰、青城山等成都历史文化名胜,破解密码、抵近真相。周密的计划、智力的交锋、紧张而又不失幽默机趣的密码破解之旅里,也有人性的烛照。

小说在规定的条件里必然要逐渐走向真相,正义的胜利几乎毫无悬念,而小人物马超的“出线”并最终赢得美人归,则完全跳出了西方推理小说的叙事逻辑:在寻找作案动机的推理过程中,感情戏在作家看来完全是画蛇添足。萧子屈并没有按照西方推理小说的叙事逻辑铺排《王牌密码》的解码过程,的确有些“援西入中”和“化西为中”的理趣,越界的趣味基于反超的本能。但读者是否买单呢?这就只能各花入各眼了。

王牌密码》在解码过程上的设计,还是见出了一定的推理和悬疑的功夫,这又让小说重新回到中国传统叙事的主场。成都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为作者架设悬疑的过程,提供了丰富的营养和巨大的想象空间。杜甫草堂的八阵图、青花瓷碎片、安澜索桥的奥秘、徐悲鸿的插画,都被作者巧手运来,作为悬疑的道具。以城市悠久的历史和文化来建设悬疑的逻辑,这样的构思在丹·布朗的类型小说里也常常看到,但萧子屈的建设更像刻意为之,他试图用悬疑小说串起历史成都的另类观察视角,格式化之外,有了作者致敬城市的小意图。这又是一种叙事的越界。

不过如果读者要将《王牌密码》作为推理演绎的范本或者烧脑等级的测验文本,则多半要失望了。即便以中国传统的公案小说的理路来分析,《王牌密码》也还是缺乏对中国社会人情世故的深刻揭露。李渔说“物理易尽,人情难尽”,作为小说主角的马超显然还不具备洞察事理、世理、人情的沧桑之眼和练达之心,他承担不起这个抽象与理趣的重担。所以,基于人情世故、基于因果关系的推理和悬疑,并非这个文本的强项,甚至可以说一无涉及。从西方推理小说的标准来看,《王牌密码》也没有体现出抽象的理趣,其悬疑的连环性、解码的复杂性,都还欠缺高度与深度。

相比作者在悬疑推理情节设计上的节制,小说随处可见的幽默感,让人看到了作者放纵了的文字趣味,这大体也可以看成这部特别的类型小说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基于他对成都诸多历史文化场景抱有深情的叙事串连,将这部类型小说看成一种很好的城市营销范本也非常适合。如果电影《前任3》的成都城市镜头语言是当代的,那么《王牌密码》里的成都城市镜头语言一定是古典的。古典成都全接触,在这个写作命意之下,悬疑推理类型小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

(庞惊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