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查询的关键词是:  白鹿原   各种版本演化史 
下面是原始网址 http://book.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2_03/04/12952416_0.shtml 在 2021-01-31 17:11:45 的快照。

如果想更新或删除快照,请点击快照删除了解更多。360搜索与该网页作者无关,不对其内容负责。

《白鹿原》各种版本演化史_读书频道_凤凰网

白鹿原各种版本演化史

2012年03月04日 12:06
来源:白鹿书院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白鹿原》是陈忠实的代表作。这部长达近50万字(版权页标明字数为496000字)的长篇小说,是陈忠实历时六年艰辛创作完成的。据陈忠实说,为了创作这部作品,他用了两年时间准备,用了四年时间写作。这就是说,陈忠实是在其44岁时开始准备他的这部后来被称为“枕头”的作品,至50岁时才完成。该作篇末注明:1988年4月至1989年1月草拟,1989年4月至1992年3月成稿(修订本篇末加注有:1997年11月修订于长安)。据陈忠实说,他写这部作品,共写了两稿,第一稿拉出一个大架子,写出主要情节走向和人物设置,第二稿是细致地写,是完成稿,精心塑造人物和结构情节,语言上仔细推敲,这个说法与他篇末标明的写作时间是吻合的。

白鹿原》初刊于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当代》杂志,该刊1992年第6期和1993年第1期分两期刊载了这部作品。1993年6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白鹿原》单行本。尽管该作问世伊始,即引起文坛及广大读者的强烈反响,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一版第一次印刷还是保守了些,只印了14850册。用陈忠实的话说,出版社就按征订数印刷,连一万五千册都不敢印。此时文坛上正在热炒所谓的“陕军东征”,第一次印刷的《白鹿原》很快销售一空。这一版次的《白鹿原》由于印量相对较少,现在较难见到。陈忠实自己都没有存下这一版次的。陈忠实送我一册这一版次的,但不知被谁借走,有借无还,因而我现在也没有这一版次的。

白鹿原》问鼎茅盾文学奖时,茅盾文学奖评委会曾建议作者对这部作品有些地方进行修改,陈忠实说他自该作问世后,也有意对其中个别地方进行修改,于是就有了一个修改本的《白鹿原》。修改本《白鹿原》与原本《白鹿原》比较,哪些地方做了修改,改了多少,这是很多读者和研究者关注的。我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据陈忠实说,他当年是在《白鹿原》第一版书上修改的,不是在稿纸上修改的,改动处约有一千余字,改完后将那本修改过的书寄给了人民文学出版社这本书的责任编辑之一何启治。陈忠实说,这个修改本书,他此后也没有要回,留在何启治那里,说是给何启治留作纪念。我曾向陈忠实说,我要研究这部分改动的情况,想偷个懒,请他给何启治说,把修改处复印一下寄来,这样省得我一一查找修改处。陈忠实当时答应了,但可能因为忙,一直未办。2006年6月,我在北京见到何启治先生,我们当时都是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关于陈忠实专题被邀请的嘉宾,我问何先生那本《白鹿原》修改本书能否借阅复印,何先生说那本书没有在他那里,应该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保存。

2004年7月27日晚,作家朱鸿在西安小寨人人居请几个好友聚会。我和杨立英乘严建设的车去接陈忠实。陈忠实在西安石油大学他的住处和去人人居的路上,说了一些有关修改本的情况。在陈住处,我说最近在书店看到《白鹿原》有一个新版本,叫“中国文库”版。说到版本情况时,杨立英问陈忠实,当时是谁让修改《白鹿原》的。陈忠实想了想,笑着说:是党。陈忠实说,除了人民文学出版社那套“茅盾文学奖获奖书系”用的是修改本外,其余所有版本都用的是原版本,包括获奖后出的各种版本(后来我对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七种版本的《白鹿原》以及其他出版社出版的《白鹿原》核查,发现不是陈忠实说的这样,有的用初版本,有的用修订本。详细情况见后)。去人人居的路上,陈忠实说,有一位灞桥人,现在西安文理学院供职,将修改本与原本一一对照,找出删除与修改部分,写了一篇考释性的文章,评说陈忠实删改之处的理由与得失。这个考释文章交给了西安文理学院的王仲生教授,拟在王主编的《唐都学刊》发表。王仲生请陈忠实先看。陈忠实说他看了这篇文章,没想到人家考证出他的修改本居然改动了约有2000多字。杨立英问陈忠实,那个人的解释有无道理。陈忠实说那个人说的基本符合他当时的想法,即使不符合,也是人家的一家之言。我后来在《唐都学刊》2004年第5期上,看到了署名车宝仁的《〈白鹿原〉修订版与原版删改比较研究》一文,想来这就是陈忠实所说的那篇文章。这篇文章详细地列出并比较了原版本与修订本在文字上的删改情况。

关于修改情况,何启治先生说得也很详细:“《白鹿原》的修订是否如有的人所顾虑的,是‘伤筋动骨’而至于‘面目全非’呢?作为《白鹿原》责任编辑和终审人之一,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非也。实际上,评委会的主要修订意见不过是:‘作品中儒家文化的体现者朱先生这个人物关于政治斗争‘翻鏊子’的评说,以及与此有关的若干描写可能引出误解,应当以适当的方式予以廓清。另外,一些与表现思想主题无关的较直露的性描写应加以删改。’(见《文艺报》1997年12月25日第152期‘本报讯’)在评议过程中,评委会主持人即打电话给陈忠实,传达了上述修订意见。忠实表示,他本来就准备对《白鹿原》作适当修订,本来就已意识到这些需要修改的地方。于是,借作品再版的机会,忠实又一次躲到西安市郊一个安静的地方,平心静气地对书稿进行修订:一些与情节和人物性格刻画没多大关系的、较直露的性行为被删去了,政治上可能引起误读的几个地方或者删除,或者加上了倾向性较鲜明的文字,……就是作者发现的错别字和标点问题,也都一一予以订正。修订稿于去年(1997年——引者)11月底寄到出版社,修订本于12月中出书。”(何启治:《欣喜•理解•企盼》,《〈白鹿原〉评论集》,第354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7月版)

白鹿原》于1997年(1997年12月19日正式宣布,1998年颁奖)荣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更确立了这部作品的文学地位。问世十三年来,《白鹿原》一直处于畅销和常销之中。人民文学出版社陆续出版了七种版本的《白鹿原》,累计印数已超过120万册(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1月5日统计数)。加上其他出版社的印数,《白鹿原》由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印数已超过130万册。

现在《白鹿原》仅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就有七种版本,加上太白文艺出版社1996年出版的五卷本《陈忠实文集》和广州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七卷本《陈忠实文集》都收有《白鹿原》(两种文集中的《白鹿原》内容用的都是“初版本”内容),华夏出版社1996年1月出版的三卷本《陈忠实小说自选集》和长江文艺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陈忠实小说自选集》中也收有《白鹿原》,再加上香港和台湾的繁体字本以及外文译本,《白鹿原》的版本就有十五种之多。

白鹿原》迄今所见各种版本情况:

第一种: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一版,可名之为“初版本”。

1993年6月北京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印数14850册。

1993年10月北京第7次印刷,印数标明:464,851-564,850。

这一次的印数是10万。

定价:13.95元。

这一次印刷责任编辑是三位:刘会军、高贤均、何启治。封面画:柳成荫。

这一版还有一种精装本,印数是2000册。

“初版本”2005年又出了一种在原封面上再加一个土黄色封面的版本。所见版本版权页上标为:1993年6月北京第1版,2005年12月第13次印刷,印数629851-649850,定价:35元。责任编辑是:刘会军、高贤均、何启治。作者像摄影:葛新德。装帧设计:刘静。

第二种: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二版,即“修订本”。

1997年12月北京第二版,此版为人民文学出版社“茅盾文学奖获奖书系”之一种,为“修订本”。所见版本,1998年6月北京第二次印刷,印数5001-15000,定价:28元。

这一次印刷责任编辑是三位:刘会军、高贤均、何启治。装帧设计:李吉庆。

“修订本”另有一种封面的版本,所见版本版权页标为:1993年6月北京第一版,1997年12月北京第2版,1997年12月北京第9次印刷,印数:584851—589850。定价:22.50元。责任编辑:刘会军、高贤均、何启治。装帧设计:何婷。

第三种:教育部全国高等学校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指定书目“大学生必读”系列。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6月北京第1版,1997年12月北京第2版。所见该书版权页标明为2003年1月河北第3次印刷,印数15001—20000册。定价:29.80元。

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修订本”内容。

第四种:“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1900—1999)系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7月北京第一版,2000年7月河北第1次印刷。

印数10000,定价:28元。这个版本未标明责任编辑,装帧设计为李吉庆。

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初版本”内容。

第五种:“中国文库”系列。

中国出版集团、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3月北京第一版,2004年3月第一次印刷,印数15000册,定价28元。

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修订本”内容。

此版责任编辑为刘会军。整体设计:李梅,胡建斌。

此版精装本:2004年7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印数500册,定价53元。

精装本用的也是“修订本”内容。

精装本责任编辑:刘会军、高贤均、何启治。整体设计:胡建斌。

第六种:“中国当代名家长篇小说代表作”系列。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6月北京第一版,2004年5月第一次印刷,印数20000册,定价30元。责任编辑:刘会军、高贤均、何启治。此套丛书策划编辑为:陶良华,杨柳,胡玉萍,李建军。装帧设计:刘静。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初版本”内容。

这个版本标明“2005年4月第3次印刷”的《白鹿原》,白鹿书院于2006年12月初在西安买了八册,用于陈忠实文学馆关于《白鹿原》版本的陈列。我在看版权页时,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版本标识,该版权页上竟然印着:1993年6月第二版。众所周知,《白鹿原》是在1997年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评奖时,由评委提议,陈忠实于1997年11月对该作个别地方进行了修改,于是才有了1997年12月出版的“修订本”即第二版。1993年6月《白鹿原》刚出第一版,怎么会冒出一个“第二版”?白鹿书院买的这些书,是在西安中山书城买的,不像是盗版书。如不是盗版书,那么,就个版权标识错误的出现就有两种可能:一,印错了;二,有意这样。用的是1993年的初版本即第一版,但因在“出版说明”中说这套“丛书书目以我社‘茅盾文学奖获奖书系’”等作品为基础,又不想用真正的第二版即“修订本”,故意混淆两种版本的出版时间。查这一次印刷的数量为:30001-40000,印了一万册。核查内容,该书确实用的是1993年6月出版的第一版,而不是1997年12月出版的第二版。

第七种:“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版。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6月北京第一版,1997年12月北京第2版,2005年1月第1次印刷。印数20000册。定价:31元。

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修订本”内容。

这个版本的《白鹿原》封面为暗红色,书名、著者、出版社用烫银字,另有枣红色凸起黑体特号字“茅盾文学奖”五字。责任编辑为刘会军、高贤均、何启治。策划编辑为:陶良华,杨柳,胡玉萍,李建军。

华夏出版社,中国当代作家文库,《陈忠实小说自选集》(分为长篇、中篇、短篇三卷)之长篇小说卷《白鹿原》,1996年1月北京第1版。所见本为:1999年月1月北京第3次印刷,未标印数。定价:23﹒80元。责任编辑:陈泽顺。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初版本”内容。

长江文艺出版社,《陈忠实小说自选集》(分为长篇、中篇、短篇三卷)之长篇小说卷《白鹿原》,2004年1月第1版,2004年1月第1次印刷,印数20000册。定价:28元。责任编辑:周百义;封面设计:王祥林。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初版本”内容。

香港地区和台湾地区出版的繁体字本有:

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为“天地文丛”第20种,1993出版,定价:港币80元。

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初版本”内容。

台湾:金安文教机构,2000年2月初版,上下册,定价:新台币550元。

这个版本内容用的是“初版本”内容。

译本情况:

日文译本:译者,林芳。出版发行:中央公论社,上下册,1996年9月25日初版印刷,1996年10月7日初版发行。定价:2500日元。

韩文译本:韩国文院,1997年出版,五册。

越南文本:越南岘港出版社,2000年版,二册。

蒙古文本:译者,敖特根、色旺吉格吉德等译,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0年10月第1版,2000年10月第1次印刷,印数2000册,定价:人民币28元。

其他改编情况:

连环画本:石良改编,李志武绘画,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上下册,定价75元。印数2000册。

秦腔剧改编:编剧,丁金龙,丁爱军。刊《当代戏剧》(西安)2000年增刊,《剧本》(北京)2001年第4期,《西安艺术》(西安市艺术研究所主办,内部发行刊物)2002年第二、三合期(该期为丁金龙剧作专集)。

话剧改编:编剧,丁金龙。刊《西安艺术》2002年第二、三合期。

丁金龙,西安市第一秦腔剧团团长,剧本创作员,一级编剧。丁爱军系其子,父子两人合作。据我的长安乡党、秦腔爱好者和文学爱好者马宏伟说,秦腔《白鹿原》只演了两场,他认为改编不很理想。因马宏伟是超级秦腔戏迷,他说只演了两场,我觉得不大可能,但不敢贸然怀疑,只是心存疑问。后来问到曾任《当代戏剧》主编的田涧菁,田先生说秦腔《白鹿原》上演不止两场,而是许多场。后找到丁金龙本人,证实秦腔剧《白鹿原》共演出78场,并获第十五届曹禺戏剧奖提名奖。据田涧菁说,丁金龙编剧的话剧《白鹿原》未演出。

话剧改编二:编剧,孟冰。演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北京演出时间:2006年5月31日至6月底。西安演出时间:2006年7月9日至12日。

现代交响舞剧:编剧,和谷。导演,夏广兴。作曲,杨青,张大龙。演出单位:首都师范大学。

手抄本:据《三秦都市报》报导,陈忠实小说《白鹿原》发表以后,陕西咸阳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妇对此爱不释手,但因年老眼花,看书吃力。老俩口有一个孝顺的儿子,叫任安民,任安民先后用了五年多的时间,用毛笔手抄小楷《白鹿原》全书50万字,以供父母赏读。近日,该手抄本按原貌公开出版发行,并被陕西省书画研究院收藏。报导说:《白鹿原》面世后,80多岁的任老爹爱不释手,但由于年老眼花,用放大镜阅读感到很吃力,于是就要求自幼酷爱书法的儿子任安民用毛笔手抄《白鹿原》供他阅读。可惜的是老人只看到第23章的时候就病故了。此后,他的母亲也迷恋上这部小说,他又以极大的毅力为母亲继续抄写。遗憾的是,他的母亲看到第18章时也去世了。痛失双亲,任安民曾想停笔,陕西省书画研究院副院长杨顺得知此事后深爱感动,看见任安民的楷书后也大为欣赏,鼓励他坚持到底。任安民按《白鹿原》每章抄写一册,共抄写了34册,于2004年7月完成,奉献给社会。原作者陈忠实先生为手抄本热情题名。

这个消息我先在西安的几家报纸上看到,后来从互联网上下载了如上《三秦都市报》的报导。这个报导有两个问题:一,这则消息说,《白鹿原》按原貌(即以抄本形式)公开出版发行,确有其事?我认为这不可能,记者可能没有弄清楚。二,报导中说,任安民的父亲已看到第23章,说明已抄写至此,怎么后来他的母亲要看,他又继续为他的母亲抄写,而母亲才看到第18章?按逻辑推理,这只能有三种情况:一是他的母亲不是看到第18章,而是第23章以后哪一章,比如是第28章,记者笔误或报社排版误排成第18章;一是他的母亲是看到第18章,但并不是所谓的“他又以极大的毅力为母亲继续抄写”,而是他母亲看的就是他已经抄写好的;一是他重新为他母亲抄写了另一个手抄本,比如说字更大一些,抄写到第18章,而这又似乎是不可能的,有必要另抄一遍吗?总之,这个报导在这些问题上没有说清。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就是《白鹿原》有一个手抄本,这个手抄本是以小楷字抄成的,一章一册,共34册。这个手抄本经陈忠实题名并被陕西书画研究院收藏。

[责任编辑:马俊茂] 标签:白鹿原 西安石油大学 修订本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