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原始网址 http://ent.hunantv.com/m/20100512/646753.html 在 2018-02-24 10:38:29 的快照。

如果想更新或删除快照,请点击快照删除了解更多。360搜索与该网页作者无关,不对其内容负责。

初露锋芒 周杰伦同名《Jay》掀起个人风暴_音乐_金鹰网

初露锋芒 周杰伦同名Jay掀起个人风暴

发布于:2010-05-12 19:05 已有0条评论 来源:金鹰娱乐 字号:T | T

周杰伦第一张专辑
周杰伦第一张专辑

刚听杰伦的音乐,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从小被父母亲,送到国外长大的一般型ABC小孩,然后过一会儿,你会很讶异的发现,

台湾音乐市场上出现了一股很鲜、很新、很屌的新音乐,这就是杰伦。

在外人眼中,他很害羞、很内向,熟识他的朋友,会觉得他有点闷骚(可爱的那一种),他像邻家大男孩,有时会羞涩、不说话,但是只要跟他提到音乐,他就可以跟你聊很多想法,永远停不下来思考的想法,对于创作音乐,是他生活的一部份,无时无刻在运转着,随时随地就会想到音乐的节奏,只要是身旁有钢琴或正好有吉他,他都可以创作成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十八岁那年,杰伦创作了吴宗宪的屋顶、三暝三日、你比从前快乐;许茹芸的蜗牛;王力宏的打开爱;徐若瑄的姊你睡了吗?…等。

这几年来杰伦一直以音乐制作人身份,从事作词、作曲、编曲等,制作是一种需要前瞻性的工作,杰伦正具备着e世代音乐人的特质;记得有一次与他闲聊,他提到对制作音乐来说,歌声、吉他、键盘,其实都没什么分别,都只占一个音轨而已,他在乎的便是歌曲本身所带来「生命力」,以及无限创造出不同的曲奏,专辑的曲风就能变化万千,让听众百听不腻,要做的音乐,就是做别人还没做的音乐,是好听的,是很屌的。

尤其在这大众,都已进化到音乐所带来的听觉感官,十分细腻的同时,更是须要一些新的创作,不再只是概念式叙事的音效,及民歌情调流行乐和新电子风,听杰伦的音乐,可以是幻想的,幻想着快乐,超越空间与时间的束缚,是惊讶的、是舒服的,杰伦是台湾音乐土地上的一股气象『新势力』,跟着他,出发到另一个音乐新国度吧!

不用到西方取经,却能做出比取经回来更棒的作品,这就是杰伦。而此张专辑也让周杰伦逐渐跨入人们的视野,为华语乐坛添加了新的生命力。预示着周杰伦的时代即将到来!

    专辑介绍

    “杰伦”同名专辑,整张曲风充斥着杰伦对音乐的超高技术创作,专辑中以R&B及New Hip-Hop的新曲为主,加上古典巴洛克式弦乐伴奏及Band的加入,形成一种英国式的复古风格,更特别的是,杰伦尝试着把超高难度,西班牙式风格的弦乐演奏,表现在专辑歌曲中,意境却出忽意料的极度逼近电影配乐,这种音乐是台湾目前所没有的。

此张专辑中杰伦一手包办了十首歌的制作、作曲、合声编写、三首歌的编曲以及二首歌的作词。主打歌《可爱女人》由徐若瑄填词、周杰伦谱曲、编曲,整首表现着一股全新的R&B味道,简单的歌词却散发出无限的想象空间,摆脱市场上一般的芭乐曲风,但是却有着另一股新音乐的感觉。另一首《黑色幽默》 则是深刻的描述着周杰伦内心感情世界的一环,剖白的记忆着女友离去时那一刻的心情,全新大陆十二人弦乐团加上传统旧式Band的表现,呈现出一种英式的复古风格。没人能预测,新音乐的流行趋势到底是什么?唯有创作出的音乐作品,能与听众产生共鸣,才是真正的好音乐,周杰伦的首张同名专辑便应证了这一切。

如果吴宗宪能够预知周杰伦日后能红得印堂发紫、灵感发黑,那么估计他多少会亲手过问一下这张划时代专辑的制作,尤其会让周董在个性程度的发挥上稍微收敛一点,而绝对不会让《Jay》专辑朝着完全迥异于当时一线乐坛的主流曲风而去。但事实上,也正是因为他对这位旗下歌手只抱着小打小闹的信心,而使得周杰伦在当时群龙无首的华语乐坛可以凭借强势崛起,成为了又一个时代的偶像代表。没有中国风、没有影视曲、没有金曲奖,更没有人在高处不胜寒状况下写出的说教歌,2000年做为歌手还是一张白纸的周杰伦,倒真有点像是个举目无亲的革命者,此时,他所要革的命,正是华语乐坛几十年来以旋律为主导的音乐革命。虽然《Jay》专辑里混杂的大量黑人音乐曲风,早已经在十几二十年前就成为欧美乐坛的主流,但至少在周杰伦之前,还没有一个歌手能用它撼动华语乐坛的主流基石,庾澄庆试过、杜德伟也试过,但他们借鉴大于重塑的思路,却只能让这种曲风做为丰富华语音乐圈的小调料,而没有真正引领其登堂入主卧室。而且,《Jay》专辑不仅仅只是融入广义上的黑人音乐,更是明确将基础定在了Contemporary R&B这种具体类型上,而并非是略显复杂、古典和繁琐的传统R&B。两者之间最明显的差别,就在于前者用的是更适合当代要求的相对简化 Blues和弦与节奏,尤其是节奏部分均由电子音色为主导,这也让一贯比较草根的Blues音乐,有了在主流乐坛穿梭的华丽资本。

周杰伦在首张专辑《Jay》里运用的正是这种Contemporary R&B,并且非常适时的与当时国际上普遍出现的R&B和Hip-Hop两种曲风相融合的大趋势相接轨。对于传统的华语乐坛,这种一步到位的本质改变,显然是来得突然和意外,这也让《Jay》专辑在当时的受众主要集中在两种歌迷群体。一种是那些对于曲风概念尚是一张白纸的新歌迷,因为在任何时代,这样的歌迷的接受能力都是最强和最具有尝新精神的。第二种当然就是历来比较关注黑人音乐的歌迷,虽然周杰伦未必是他们心目中的那杯茶,但至少在对于节奏功能的重视程度上,周杰伦绝对要超过了许多华语乐坛的前辈上(甚至许多所谓的摇滚份子,当然老崔除外)。节奏、节奏,节奏正是这张专辑放在同时期其它唱片中,最需要着重说明的一点。经过数十几个春秋,华语乐坛风水轮流转动,但是以旋律单骇驱动歌曲的进程,却是被一致公认的大前提,而《Jay》专辑最大的意义也正在于,它至少是华语偶像专辑里,第一张在旋律基础上加上节奏发动机的双核唱片。节奏当然不只是鼓点,节奏指得更是与旋律平行的、可以催化出节奏韵律的动机线条,正如《可爱女人》、《完美主义》和《星晴》里展现的那样,周杰伦正是用节奏和旋律重新校准了一首现代歌曲的平衡。虽然和Kanye West、Jay-Z这些R&B老油条的作品相对,这些歌曲的和声与即兴开拓还稍显稚嫩,但至少在大方向上还是非常到位的。尤其是在和中文的结合上,周杰伦虽然称不上开天辟地的第一人,但至少他在和谐、对称的基础适时加入的机灵、鬼马或者屌劲,还是让人有种比较新鲜和丰富的个性魅力。新的节奏变化同样迫使旧有作词手法必须进行改变,原来打油诗般的唯美压韵浪漫词句组合,显然无法避免被节奏肢解的状况,所以以方文山为代表的后现代主义拼贴也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有一点必须强调,虽然周董本人也会写词,而《Jay》里鬼马的徐若萱也留下三首机灵劲十足的情歌歌词,但是如果没有方文山视野更为开阔、想像更为奇特的《娘子》、《斗牛》和《印地安老斑鸠》这样的词作,《Jay》这张专辑必然会逊色很多,至少在文字上它顶多算是有点小聪明和机灵,而无法像表现得更具前卫性的想像力。虽然对于方文山这种也许没有思想意义的作品历来贬者居多,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至少略微改变了当时台湾乐坛词人或者文人般油滑和娇情、或者商人般世故和老练的旧有格局,而用新题材开辟了一种新的思路。更为重要的是,说是后现代也好,说是超现实主义也罢,其实方文山所运用的诸如悬幻文学、街头篮球这样看似无聊的主题,它并不是无来由的根、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它们基本上符合了80一代的时代特征,单一的讨论方文山词作的具象意义、精神意义,教育意义,其实也正如讨论80一代生人是否有存世必要一样毫无意义。有了核心上的变革,这张专辑在细节上自然也出现了异于上世纪华语主流音乐的裂变。尤其是以《伊斯坦堡》、《龙卷风》为代表的情歌就凸现出这种变化:情歌不再是单一的K房情歌,你唱我唱大家唱的样板戏,而是尽可能突出了80一代情感思维新特征的时代新恋曲。

    虽然,这种周董式的个性,不可避免的随着他的走红而使得它会在潮流洗礼中漫漫演变成共性,但却并不能因此抹杀《Jay》专辑在当时于独立性上异潮流而行的勇气和动机,尽管它同样是一张商业唱片,但至少它商出了挣扎和反抗,也商出了改良和再造,而这绝对要比那些商得毫无骨气、甚至媚态尽现的唱片更值得人们尊敬。

编辑:张倩

分享图片: